新闻中心

News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杭州萧山荣丽布艺有限公司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义桥镇丁家庄村

手机:13735885956

邮箱:ivan.hzrlby@gmail.com

纺织业低增长:原材料成本等成主要压力

日期:2014-12-26

摘要:  从2011年到2014年前8个月,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工业增加值按不变价同比分别增长10.7%、10.8%、8.3%和7.4%,2014年的前8个月,规模以上纺织企业主要指标已全面进入个位数的增长,其


  从2011年到2014年前8个月,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工业增加值按不变价同比分别增长10.7%、10.8%、8.3%和7.4%,2014年的前8个月,规模以上纺织企业主要指标已全面进入个位数的增长,其中主营业务收入增长8.2%,出口增长5.7%。
 
  数据变化表明,中国纺织行业已经进入由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变化的周期,开始了深度调整结构、加快转型升级的新阶段。
 
  现实压力
 
  在成本提升及人民币(6.2199,0.0229,0.37%)升值的冲击下,中国纺织行业参与国际竞争的压力明显加大。不过,由于出口产品附加价值提升,以及企业对外投资及贸易活动打开新兴市场通道,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的国际市场份额总体依然稳定在了37%左右的水平。
 
 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对经济观察报说,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,外贸也会步入新常态。中国纺织服装行业自2005年之后,先后经历过人民币升值、农民工工资上涨和美欧对中国的反倾销制裁这三个大的冲击之后,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生产企业提高技术含量,用机器和技术代替简单的人力,实现自动化,已经是必然趋势。
 
  目前,人民币升值、劳动力成本上涨等因素依然对中国纺织服装行业产生较大的影响。近年来,中国纺织行业生产要素成本持续提升,人均工资以年均超过10%的速度增长,工资水平远高于发展中邻国,棉花价格近三年持续高于国际市场30%以上,行业在国际竞争中的成本优势基本不复存在。
 
  这一点在纺织服装行业巨头溢达集团有着切身的体会。溢达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车克焘对经济观察报说,现在,国内外棉花的差价不止30%,国内棉花的价格会拉低我们公司的利润,减缓我们的竞争力。这几年,溢达集团面临的最大的压力,就是棉花价格波动造成的影响,这也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政策不确定性。
 
  溢达集团是一家纵向一体化棉纺服装集团,业务范围涵盖棉花种植、纺纱、织布、染整、制衣、辅料、包装和零售等,在中国、马来西亚、毛里裘斯、斯里兰卡和越南等地均设有生产基地。OEM(代工生产)是他们最主要的业务模式,他们每年为RalphLauren、TommyHilfiger及Nike等世界知名时装品牌供应超过1亿件衬衫。
 
  随着最近几年国际市场的变化,溢达的经营策略也在发生变化。尽管他们在强调中国国内成本的高企,但到目前为止,溢达在国内销售比例已经超过了12%,而在十年前,这个比例几乎为零。同时他们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也在急速萎缩,销售比例从原来的70%降到了40%多。
 
  车克焘说,这个结构的变化还是很大的。以前溢达都是做代工、做贴牌生产,但接下来,我们要做OBM(即经营自有品牌),也就是说,我们要做自己的品牌。中国内需和消费能力一直很强劲地增长,我们对国内经济和内需非常有信心。
 
  转型之困
 
  但并不是所有的纺织服装企业都有这样的信心,这需要面对越来越多的压力和挑战。中国政府在面对资源环境矛盾突出的情况下,在低碳、环保方面的监管标准及任务要求更趋严格。虽然纺织行业在单位增加值能、二氧化碳排放强度以及单位增加值用水量等方面都明显的下降,但能源、资源消耗的绝对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一定差距。行业主要污染物减排的进展相对缓慢,与政府对排放的要求还存在一定差距,完成到2015年比2010年总量减排10%的约束性任务压力很大。
 
  人工成本、原材料成本、环保压力是摆在中国纺织服装企业面前的最主要压力。加快产业转型升级,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与可持续发展能力,有效破解资源环境瓶颈制约,更好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和全球产业分工,是中国纺织行业发展所面临的紧迫任务。
 
  越来越多的纺织企业选择将提高技术升级作为突破上述难题的密码。车克焘说,“未来,我们会把提升科技水平作为我们最主要的发展方向。虽然中国劳动力成本在上涨,但这是好事,并不是坏事。从企业来讲,我们看的不是人工成本,而是看工人的工作效率。事实上,最近几年,溢达集团去海外拓展,已经不仅仅是为了选择廉价劳动力,而是有各方面的考虑。我们不能因为人工成本,而不停地搬家,这毕竟不是根本办法”。
 
  而在国内,车克焘和溢达集团也已经做好了迎接新常态的准备。他表示,其实,中国要继续保持8%的增长也是绝对有这个实力的,但是过去的事实表明,每一次刺激计划都会留下一些后遗症,而且会带来很多不平衡。所以,我觉得现在的政府做的很好,保持7%左右的稳定增长。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转变,因为这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经济结构调整任务。
 
  但结构调整对于一些纺织服装企业来说,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。张燕生认为,现在的结构调整,是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全行业的问题。这个过程会比较痛苦,会有相当多的企业从市场上退出。但对于行业来说,只有部分企业退出,才会进一步提升竞争力,才能让那些有创新能力的企业生存下来,并持续发展。
 
  在张燕生看来,过去中国纺织服装企业虽然发展非常好,但主要还是靠低价格低成本。未来30年将迎来一个黄金30年,但大部分纺织服装企业将面临缺工人、缺订单、缺技术的难题。

(访问量:)

版权所有:杭州萧山荣丽布艺有限公司       技术支持:浙江华企       浙ICP备15004909号       ivan.hzrlby@gmail.com